澳门葡京网站:原发性腹膜后巨大肿瘤的诊断及治疗策略

  1.2.3手术适应证 PRT多数属低度恶性或良性肿瘤,生长缓慢,远处转移晚,即使肿瘤巨大也多数适用于外科手术治疗。对巨大PRT手术适应证选择,经验是①腹膜后巨大肿瘤无重要血管及脏器侵犯或仅轻度侵犯者;②腹膜后巨大肿瘤导致肠穿孔、肠梗阻、肾积水,甚至肿瘤自身破裂、出血者;③腹膜后肿瘤虽严重侵犯临近血管、脏器,但联合脏器切除或管道重建后,估计患者可高质量生存一年以上者;④全身情况好,心、肺、肝、肾功能无严重损害,尚能耐受手术者;⑤无全身广泛转移且患者经济能力可承受者。
  1.2.4术后随访 所有患者术后均以电话及门诊复查等方式进行随访,末次随访时间2014年8月1日,随访率95%,随访中位时间(26±1.5)个月。
  1.3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6.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本组58例腹膜后巨大肿瘤患者临床表现主要以腹部肿块及腹部隐痛为主。检查手段主要为腹部彩超(USG)、三维CT(3D-CT)或CT血管成像(CTA)、核磁共振(MRI)、胃肠及泌尿系造影。良性肿瘤20例(34.5%),恶性肿瘤38例(65.5%)。20例良性肿瘤均完整切除(R0)。38例恶性肿瘤中7例(18.4%)完整切除(R0),23例(60.5%)联合脏器切除(R0),联合切除脏器包括结肠、小肠、肾脏、脾、胰体尾、膀胱、附件。6例(15.8%)准根治性切除(R1),2例(5.3%)姑息性切除(R2)。恶性肿瘤因局部复发行再次手术15例(50%)。其中23例行联合脏器切除(R0)患者,手术时间为(190±45)min;术中出血量为(420±210)ml,术中未出现难以控制的大出血;患者均在24~96 h内胃肠功能恢复,无严重并发症发生,术后15~29 d出院。所有患者手术顺利进行,术后随访(26±1.5)个月,仅1例患者出现腹腔淋巴漏,1例患者出现胸腹腔积液,全组无围术期死亡。
  3讨论
  3.1诊断
  PRT起病隐匿,临床症状不典型,早期不易发现,待发现时肿瘤往往巨大,因此重视腹部体征及影像学检查对PRT早期诊断和治疗具有重要意义[4],USG可作为术前检查及术后随访的首选方法。腹膜后肿瘤愈小,其定位愈容易,肿瘤愈大,则判断其来源愈困难[5]。目前腹部CT检查是诊断巨大PRT最为理想的方法,其可清晰显示腹膜后邻近脏器的梗阻、移位、变形、血管侵犯等继发改变,并能直观地显示出肿瘤与血管的关系、有无侵犯或血管内瘤栓形成,对于肿瘤的定位诊断具有重要价值。MRI通过多方向扫描以及对组织分辨率高的优势,尚能准确显示肿瘤大小、范围、肿瘤与邻近脏器的关系,对判断腹膜后肿瘤来源及良恶性等肿瘤的定性诊断具有重要意义[6]。DSA可了解腹膜后巨大肿瘤与邻近血管的关系、病变血供情况,以判断切除肿瘤的可能性,必要时对肿瘤供血动脉行术前栓塞,以减少术中出血和提高肿瘤切除率。GI对腹膜后肿瘤的诊断缺乏特异性,但对判断肿瘤是否侵及胃肠道本身很有价值,并可协助排除原发于肠道的病变。IVP适用于临近肾脏或输尿管行径的腹膜后肿瘤,可显示肾脏、输尿管或膀胱的移位、浸润或尿路本身病变。
  3.2手术治疗
  3.2.1围术期评估与准备 由于腹膜后肿瘤手术本身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术前应做好充分的评估及准备,具体如下。①影像学评估:明确肿瘤的定性、定位诊断,初步明确肿瘤能否完整切除、是否需要联合脏器或血管切除。②全身状态评估:全面评估脏器功能及营养状态,积极控制基础疾病,积极纠正脏器功能不全,与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使其做好全面的准备。③综合评估及准备:由于腹膜后间隙解剖关系复杂,血管丰富,多数肿瘤与血管、脏器关系密切,术中大出血及损伤概率较大,术前应有充足的血源的准备,充分的肠道(阴道)准备,合适的人造(自体)血管准备,并制定好手术方案。④某些特殊病理类型肿瘤的准备:某些功能性肿瘤可分泌生物活性物质,术中常出现不可控的血压变化,对此类患者术前给予相关处理,使血压稳定,以免术中盲目被动。⑤某些对放、化疗敏感的腹膜后肿瘤可在术前给予放、化疗,减小肿瘤体积后再行手术,以提高肿瘤切除率,术后可根据病理类型给予辅助放化疗对患者的预后是有意义的[7-8]。
  3.2.2手术难点和术中对策 外科手术是首选或唯一可能根治肿瘤的方法。研究发现[9],完整手术切除患者5年生存率为78.4%,不能完整切除者5年生存率为0%,因此肿瘤能否完全切除直接影响患者的预后[10],而影响肿瘤完全切除的主要因素是重要血管侵袭和重要脏器侵犯。手术操作时需循序渐进,由易到难,按照无瘤原则,争取根治性完整切除肿瘤,包括肿瘤假包膜和周围受累脏器,努力做到无肿瘤组织残留才是手术的关键。腹膜后肿瘤往往呈膨胀性或浸润性生长,邻近脏器受到推挤、压迫、粘连、浸润,对于肿瘤未侵犯大血管和脏器者,一般可距肿瘤周围0.5~1.0 cm处解剖、游离,沿假包膜完全切除肿瘤。若肿瘤仅对血管推挤、压迫而无直接浸润,经仔细解剖分离后,多能不损伤血管而切除肿瘤;若粘连较紧密,可打开血管鞘,在鞘内分离,切除肿瘤;若肿瘤浸润、包绕、骑跨血管壁,可采用3种方式处理:①血管受侵<1/2周径可直接切除部分血管壁,切除后用5-0 Prolene线横向缝合血管;②受侵>1/2周径时,需切除一段病变血管,视缺损长短决定对端吻合、修补或移植重建;③侵犯血管难以处理时可考虑连同脏器一并切除[11]。对于瘤体巨大,肿瘤占满全腹腔,粘连或浸润范围较广,操作空间狭小,不能完全切除时,可采用准根治性切除术,即分次、分块减体积式最大程度切除肿瘤,仅留置紧贴重要血管及脏器的极少量残余病灶,在残留肿瘤边缘放置钛夹作标记,便于术后定位放疗。对于中线区靠近腹部大血管的腹膜后肿瘤,完全切除肿瘤及包膜后,注意结扎血管、淋巴管,以免术后渗血或淋巴漏。对于盆腔腹膜外巨大肿瘤,肿瘤侵犯膀胱、输尿管时,根据情况行膀胱修补、输尿管对端吻合+内支架管支撑,侵犯子宫、卵巢时可视情况一并切除。对于巨大囊性肿瘤,可先吸出瘤内液体减压后,再完全切除肿瘤。对于复杂的巨大腹膜后肿瘤,且已侵犯邻近脏器和血管,常规手术不能完全切除时,应考虑联合脏器切除+血管处理+管道重建技术,可提高R0根治率,降低肿瘤复发。但对于有区域性淋巴结或远处脏器转移的患者而言,手术的根治性意义不大,此时不宜采用联合脏器切除,可通过姑息性减瘤手术缓解症状,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手术过程中注意保护腹盆腔,以免导致肿瘤种植性播散。  [摘要]目的 探讨原发性腹膜后巨大肿瘤的诊断和治疗策略。方法 选取江苏省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2010年1月~2014年2月收治的58例原发性腹膜后巨大肿瘤患者手术前后的临床资料,就其临床表现、检查方法、肿瘤生长部位、病理类型、手术方式、随访结果及术后辅助治疗进行回顾性分析。结果 58例腹膜后巨大肿瘤患者临床表现以腹部肿块及腹部隐痛为主;检查手段主要为腹部彩超、三维CT、核磁共振。良性肿瘤20例(34.5%),恶性肿瘤38例(65.5%)。20例良性肿瘤均完整切除(R0),38例恶性肿瘤中7例(18.4%)完整切除(R0),23例(60.5%)联合脏器切除(R0),联合切除脏器包括结肠、小肠、肾脏、脾、胰体尾、膀胱、附件。6例(15.8%)准根治性切除(R1),2例(5.3%)姑息性切除(R2)。恶性肿瘤因局部复发行再次手术15例(50%),23例恶性肿瘤行联合脏器切除(R0),手术时间为(190±45)min;术中出血量为(420±210)ml,术后15~29 d出院。所有患者手术顺利进行,术后随访中位时间为(26±1.5)个月,仅1例患者出现腹腔淋巴漏,1例患者出现胸腹腔积液,全组无围术期死亡。结论 影像学检查,尤以三维CT和MRI对巨大PRT定位、定性诊断以及手术方式的选择具有重要意义。根治性完整切除术和联合脏器切除术,即R0切除是治疗巨大PRT的首选的治疗手段。
  [关键词]原发性腹膜后肿瘤;软组织肿瘤;联合脏器切除;根治性完整切除术;诊断;外科治疗
  [中图分类号] R246.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6)08(b)-0067-05
  原发性腹膜后肿瘤(primary retroperitoneal tumor,PRT)是发生于腹后壁,介于壁层腹膜与腹内筋膜之间的潜在间隙内的间叶组织、神经组织及胚胎残留组织等来源肿瘤,不包括腹膜后脏器来源的原发肿瘤以及源于它处的转移性肿瘤。由于腹膜后间隙特殊的解剖学结构和特点,使得肿瘤在发展早期临床症状不典型,肿瘤确诊时体积往往巨大,且严重侵犯重要血管及脏器,使手术的根治性受到限制。PRT多为软组织肿瘤,约占全身软组织肿瘤的15%,其发病率低,仅占全身肿瘤的0.07%~0.20%,术后复发率高,约占53.7%[1-2]。近年来临床上有增多趋势,如何早期诊断、提高疗效和降低复发率仍是目前临床关注和棘手的问题。本文总结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收治的巨大PRT患者的临床诊疗资料,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0年1月~2014年2月在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经手术治疗且经病理确诊的PRT巨大肿瘤患者58例,其中男性36例,女性22例;平均(56.3±4.9)岁。患者就诊时主要以腹部肿块者45例,腹部隐痛不适者37例,有压迫症状者21例,包括腹痛、腹胀11例,下肢乏力、水肿者2例,腰背部疼痛不适者3例,尿频、血尿者3例;以急性腹痛、腹膜炎就诊者2例。
  1.1.1术前影像学检查 本组58例患者均行腹部超声或三维CT或MRI检查,凡肿瘤经影像学测量最大横截面≥10 cm者纳入研究组。影像学上肿瘤最大者40.0 cm×30.0 cm,最小者10.0 cm×2.5 cm。术前三维CT检查58例,阳性57例;MRI检查15例,阳性15例;超声(USG)检查28例,阳性26例;数字减影血管造影(DSA)4例,4例阳性;静脉肾盂造影(IVP)7例,5例阳性;消化道钡餐(GI)检查5例,4例显示肠道受压移位或梗阻;穿刺活检3例,均与术后病理符合。
  1.1.2肿瘤生长部位及病理类型 肿瘤主要位于左上腹22例、右上腹9例、右下腹9例、左下腹4例、中线区3例、盆腔8例、几乎占居全腹腔者3例。本组58例均经手术后病理及免疫组织化学(IHC)证实,良性肿瘤20例(34.5%),恶性肿瘤38例(65.5%);其中来源于间叶组织32例,神经组织14例,胚胎残留组织7例,来源不明者5例(表1)。
  1.2方法
  1.2.1手术原理 对任何肿瘤的合理治疗均应首先分析探索此类肿瘤的生物学特征。不论哪一类型原发性腹膜后巨大肿瘤,均具有以下生物学特征。①多呈膨胀性生长,一般不具有浸润性;②肿瘤一般具有完整的包膜;③不易出现远处转移;④易出现局部复发;⑤巨大肿瘤切除后,使瘤负荷降低,减少瘤体封闭因子,提高免疫功能并增强化疗效果[1,3]。基于对上述理论和经验的总结,巨大的腹膜后肿瘤不应轻易放弃手术完全切除肿瘤可能,即使对复发病例也应做再次、多次手术切除的努力。
  1.2.2手术方法 原发性腹膜后巨大肿瘤,常因巨大瘤体侵犯临近重要血管及脏器,且肿瘤基底宽广,病灶巨大,操作空间狭小、术中容易出现难以控制的大出血,这使得手术彻底切除受到限制。随着新理论的提出、数字影像学的发展、外科手术的进步以及多学科协作的普及,使得巨大PRT根治性切除成为可能。一般认为,单纯手术治疗不加辅助治疗,应在肿瘤四周至少1.0 cm范围切除肿瘤,而配合辅助放化疗,可在肿瘤四周0.5 cm范围切除肿瘤[1],其手术方式如下。①R0切除:包括根治性完整切除术(completed resection)和联合脏器切除术(combined multiple organs resection)。前者是切除肉眼可见的整个腹膜后肿瘤病灶及其粘连牢固无法分离的组织(不涉及脏器切除),并清扫临近转移淋巴结,达到肉眼或镜下无残留病灶。后者是在多学科协作的基础上,切除整个腹膜后肿瘤病灶,将与其紧密粘连无法分离的脏器或组织一并切除,并重建重要管道系统。②R1切除即准根治性切除术(quasi-radical resection):要求最大程度地清除腹膜后肿瘤病灶,可留置紧贴重要血管及脏器的少量残余病灶,术后联合放、化疗控制病灶发展。③R2切除即姑息性切除术(palliative resection):肿瘤部分切除或减体积手术,仅限于肿瘤晚期,一般情况较差,且出现肠梗阻、穿孔、肿瘤破裂出血等严重并发症,仅为解决以上突发情况者。

澳门葡京网站:华蟾素联合白介素―2腔内注射治疗恶性胸腹水的治疗措施

 【摘要】 目的:探讨华蟾素联合白介素-2腔内注射治疗恶性胸腹水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2008年8月-2011年12月本院收治的恶性胸腹水患者60例,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和观察组各30例,治疗组给予华蟾素联合重组人白细胞介素-2腔内注射进行治疗,对照组给予顺铂联合重组人白细胞介素-2腔内注射进行治疗。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结果:治疗组中医症候改善总有效率为93.33%,对照组为73.3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胸腹水消退总有效率为90.00%,对照组为66.6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生存质量改善率为46.67%,对照组为2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CEA、CA19-9和CA50水平均下降,但治疗组下降水平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毒副反应发生率16.67%,对照组为4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中位生存期为(5.90±0.41)个月,对照组为(4.50±0.23)个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华蟾素联合白介素-2腔内注射治疗恶性胸腹水可明显改善患者临床症状,促进胸腹水消退,提高生存质量,且毒副作用小,使用安全可靠,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华蟾素; 白介素-2; 恶性胸腹水
  恶性胸腹水常为恶性疾病的首发症状,多数为肿瘤直接侵犯或转移引起的并发症,患者此时已丧失手术治疗机会,也不适宜放疗。临床常呈进行性加重,患者常出现恶心、呕吐、胸痛、胸闷、腹痛、腹胀、呼吸困难等症状,甚至危及生命,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1]。因此,有效控制胸腹水增长,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在晚期癌症的综合治疗中占有重要地位。目前对恶性胸腹水的治疗一般以腔内注入化疗药物为主,但毒副作用较大,疗效欠佳。本研究采用华蟾素联合白介素-2腔内注射治疗恶性胸腹水患者,效果满意。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08年8月-2011年12月本院收治的恶性胸腹水患者60例,均经细胞学或病理诊断确诊,符合卫生部《中国常见恶性肿瘤诊治规范》中恶性胸腹水诊断标准[2];胸腹水均在中等量以上;Karnofsky评分≥30分;预计生存期>3个月;无内科化疗禁忌,近1个月内未胸腔内注射。所有患者均愿意接受本方案治疗,且依从性好。60例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和观察组各30例,治疗组男16例,女14例,年龄18~79岁,平均(50.3±11.6)岁;恶性胸水17例,恶性腹水13例;肺癌10例,乳腺癌8例,肝癌6例,卵巢癌6例。对照组男17例,女13例,年龄18~80岁,平均(51.4±11.8)岁;恶性胸水18例,恶性腹水12例;肺癌10例,乳腺癌7例,肝癌7例,卵巢癌6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两组患者中胸水患者经B超定位确定穿刺点,经胸穿术在患者能够耐受的情况下尽量抽取胸水;腹水患者取麦氏点对侧为穿刺点,采用单次直接腹腔穿刺法,每次抽取腹水总量的2/3以上。(1)治疗组给予华蟾素联合重组人白细胞介素-2腔内注射进行治疗,具体方法:华蟾素注射液(安徽金蟾生化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Z34020273,每支5 mL)100 mL+200万单位重组人白细胞介素-2+生理盐水50 mL+地塞米松10 mg+2%利多卡因5 mL缓慢注入胸腹腔内。(2)对照组给予顺铂联合重组人白细胞介素-2腔内注射进行治疗,具体方法:顺铂60 mg/m2+200万单位重组人白细胞介素-2+生理盐水50 mL+地塞米松10 mg+2%利多卡因5 mL缓慢注入胸腹腔。两组患者均同时给予静脉输液水化、速尿利尿、格拉司琼止吐。注药后嘱患者卧床休息,不断变换体位,以利药液与胸、腹腔膜广泛接触。以上治疗每周1次,4次为1个疗程。
  1.3 观察指标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均行肝肾功能,血、尿、粪常规,胸片,胸、腹腔B超等检查,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治疗前后血清中CEA、CA19-9和CA50水平及毒副反应,并对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行随访,计算中位生存期。随访2年,截止时间:2013年12月。
  1.4 疗效判定标准
  1.4.1 中医症候疗效判定 显效:症状总积分比治疗前积分减少≥2/3;有效:症状总积分比治疗前积分减少≥1/3而<2/3;无效:症状总积分比治疗前积分减少<1/3或者增加[3]。总有效=显效+有效。
  1.4.2 胸腹水消退判定 完全缓解(CR):胸腹水消失时间>4周,症状明显缓解或消失;部分缓解(PR):胸腹水减少>50%,症状明显改善>4周;无变化(NC):未达上述标准;进展(PD):胸腹水无减少或增加,症状加重[3]。总有效=CR+PR。
  1.4.3 生活质量评定 按Karnofsky计分法统计,改善:治疗后增加≥10分;降低:较治疗前减少≥10分;稳定:较治疗前增加或减少<10分[2]。
  1.4.4 毒副反应 按WHO抗癌药物毒性的分度标准,分0~Ⅳ级进行评估[4]。
  1.5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3.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 字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中医症候改善疗效的比较 治疗组中医症候改善总有效率为93.33%,高于对照组的73.3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字2=4.320,P=0.038),见表1。
  2.2 两组胸腹水消退情况的比较 治疗组胸腹水消退总有效率为90.00%,高于对照组的66.6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字2=4.812,P=0.028),见表2。
  2.3 两组生存质量的比较 治疗组生存质量改善率为46.67%,对照组为20.00%,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4 两组CEA、CA19-9和CA50水平的比较 治疗前两组CEA、CA19-9和CA50水平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CEA、CA19-9和CA50水平均下降,但治疗组下降水平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2.5 两组毒副反应的比较 两组均顺利完成治疗,毒性反应均主要为化疗药物引起的Ⅰ~Ⅱ级消化道反应和骨髓抑制,治疗组中5例出现不同程度的毒副反应,占16.67%;对照组中12例出现不同程度的毒副反应,占40.00%。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字2=4.022,P=0.045)。
  2.6 两组生存期的比较 随访2年,共获随访患者57例,其中存活2例,均为治疗组中恶性胸水患者。治疗组中位生存期为(5.90±0.41)个月,对照组为(4.50±0.23)个月。两组比较差异有统

澳门葡京网站:不同术式治疗早期胸段食管癌的临床疗效及对预后的影响

  [摘要]目的 探讨不同术式治疗早期胸段食管癌的临床疗效及对患者预后造成的影响。方法 我院心胸外科2013年1月~2015年12月纳入共50例早期胸段食管癌患者,将其随机分为对照组(28例)和观察组(22例)。对照组行传统开胸手术治疗,观察组胸腹腔镜下食管癌根治术进行治疗,对比两组手术效果及预后差异。结果 观察组具有手术时间短、术中出血量少的优势,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术后KPS、QLQ-C30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早期胸段食管癌患者应用胸腹腔镜下食管癌根治术治疗效果显著,临床预后较好。
  [关键词]胸段食管癌;早期;传统开胸手术;胸腹腔镜下食管癌根治术;疗效;预后
  [中图分类号] R735.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6)07(b)-0063-03
  [Abstract]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different operations in treating early stage thoracic esophageal cancer and analyze the impact of different operations on the prognosis of patients.Methods 50 patients with early stage thoracic esophageal cancer in cardio-thoracic surgery of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3 to December 2015 were selected and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28 cases) and observation group (22 cases).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were given traditional open chest surgery,and patien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given radical surgery for esophageal cancer under thoracic laparoscopy.The difference of surgery effects and prognosis in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Results The observation group had the advantages of shorten operation time and less bleeding volume during operation,and the difference was obvious when compared with control group (P<0.05).The postoperative KPS and QLQ-C30 scor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obvious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respectively,and the difference was obvious (P<0.05).Conclusion Using radical surgery under thoracic laparoscopy for early stage thoracic esophageal cancer patients has obvious treatment effects and with good clinical prognosis.
  [Key words]Thoracic esophageal cancer;Early stage;Traditional open chest surgery;Radical surgery for esophageal carcinoma under thoracic laparoscopy;Effects;Prognosis
  早期食管癌患者通常应用手术切除法治疗,且越早治疗预后越好[1]。传统的开胸手术切除治疗给患者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该术式具有创伤大、术中出血量多等缺点,对患者身体造成严重创伤,且术后并发症发生率较高[2]。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医学水平、设备等不断的更新改进,临床上推出了非传统开胸手术治疗法,如胸腔镜手术可明显减轻患者的痛苦,具有手术切口减小、术中出血量减少等优势,较好地减轻了对患者身体造成的伤害[3]。2000年相关学者首次应用胸腔镜联合腹腔镜微创手术,在提高手术成功率的同时提升了患者生活质量[4]。本文对我院收治的50例早期胸段食管癌患者的临床手术方案进行分析,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3年1月~2015年12月在我院接受治疗的50例早期胸段食管癌患者为纳入对象,纳入标准:①本次调查经过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②根据《TNM恶性肿瘤分期标准》,患者均处于Ⅰ、Ⅱ期。将50例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其中对照组行传统开胸,共28例,包括男19例,女9例;年龄34~69岁,平均(47.35±2.14)岁;Ⅰ期20例,Ⅱ期8例。观察组行胸腹腔镜下食管癌根治术,共22例,包括男13例,女9例;年龄35~68岁,平均(46.55±2.17)岁;其中Ⅰ期患者13例,Ⅱ期患者9例。两组患者在一般临床资料上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对照组患者以传统开胸手术法对患者进行治疗,具体操作如下:指导患者取右侧卧位,全麻处理。在患者的腋下垫软垫,将其胸部抬高,以充分暴露整体胸部,利于手术操作。于患者的胸部进行常规消毒铺巾,后做左胸后外侧切口,长25~30 cm,切断左侧胸壁后外侧肌群及肋间肌,部分患者需切断左侧第6或第7肋骨,确定食管肿瘤病变后,游离食管,对肿大的淋巴结一并切除,开膈,游离胃,制作管状胃,对癌变的食管进行切除,切除范围以距肿瘤上缘6~8 cm即可,行口侧食管与管状胃机械吻合,放置胃管及鼻-十二指肠营养管,关膈肌,放置胸腔引流及逐层缝合,关胸。

澳门葡京网站: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肝癌的临床应用价值及效果分析

 【摘要】 目的:探讨肝癌患者采取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的临床价值与效果。方法:按照随机数字法将肝癌患者72例分为两组,各36例,对照组实施放疗,研究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用DC-CIK生物治疗,对比两组疗效。结果:研究组总有效率显著高于对照组,生存期明显长于对照组,治疗后免疫功能指标与KPS均有明显改善,与对照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均有轻微不良反应发生,但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肝癌患者采取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效果良好,值得借鉴。
  【关键词】 肝癌; DC-CIK生物治疗; 辅助; 临床价值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linical value and effect of liver cancer patients to take DC-CIK biological treatment as adjuvant therapy. Method: 72 patients were selected and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each group contained 36 cases.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radiation treatment, and the study group based on the control group accepted DC-CKI biological treatment.The clinical effect was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study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the duration was significantly longer, and after treatment immune function parameters and KPS improved more obviously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Both groups happened adverse events, but there was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P>0.05).Conclusion:The effect of DC-CIK bjological treatment as the adjuvant therapy of HCC patients is good,it is worth learning.
  【Key words】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DC-CIK biological treatment; Auxiliary; Clinical value
  First-author’s address: Shanxi Medical University, Taiyuan 030001, China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16.07.004
  肝癌属于临床常见恶性肿瘤,恶性程度较高,而且进展较快,预后较差[1]。常规放射治疗肝癌尽管有一定效果,但患者生存期不长,且对免疫功能指标如CD3+、CD4+/CD8+比值、CD4+CD25+、CD16+CD56+等改善不明显,患者治疗后生活质量不佳[2-5]。随着研究越来越多,近几年显示采取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肝癌,不仅能提高抗肿瘤活性,同时可改善前述免疫功能指标,促进细胞分化[6]。为了进一步探讨肝癌患者采取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的临床价值与效果,本院展开了研究,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研究共计入选对象72例,全部为本院接诊的肝癌患者,入选时间2012年
  1月-2013年1月。入选患者均符合肝癌诊断标准,预计生存期不低于3个月,签署知情同意书,愿意配合本次研究,有手术禁忌证或不愿意接受手术治疗;同时排除妊娠期、活动性肝病、生殖系胚胎源性肿瘤、转移性肝癌、占位性病变等患者[7]。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各36例。对照组男22例,女14例,年龄41~77岁,平均(52.6±5.4)岁,AFP(317.42±42.16)μg/L,肿瘤直径(4.56±1.82)cm。
  研究组男23例,女13例,年龄40~79岁,平均(52.9±5.2)岁,AFP(317.58±42.96)μg/L,肿瘤直径(4.84±1.59)cm。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 对照组 采取放疗治疗,利用电子直线加速器实施全肝移动照射,放射剂量控制在30~50 Gy,连续治疗1周为1个疗程。
  1.2.2 研究组 在放疗基础上加用DC-CIK生物治疗,放疗与对照组一致,DC-CIK生物治疗方案是首先制备好自体DC-CIK细胞,然后进行DC细胞与CIK细胞培养[8-10]。培养完毕进行DC-CIK细胞回输,即将血细胞分离培养后第4、9、12、16天回输CIK,第8、16天则皮注DC。
  1.3 观察指标 观察记录两组患者临床效果、不良反应、生存期以及治疗前后免疫功能指标(CD3+、CD4+/CD8+、CD4+CD25+、CD16+CD56+)与生活质量(KPS)变化并比较。
  1.4 疗效评价标准 按照RE-CIST实体瘤近期疗效评价标准执行,包括完全缓解、部分缓解、稳定、进展,以完全缓解率+部分缓解率+稳定率评估总有效率[11]。 1.5 统计学处理 本研究相关数据全部录入EXCEL表格中,便于回顾性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 字2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研究组完全缓解5例,部分缓解12例,稳定10例,进展9例,总有效率为75.00%(27例);对照组完全缓解0例,部分缓解5例,稳定
  12例,进展19例,总有效率为47.22%(17例)。研究组总有效率显著高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生存期平均(23.85±7.16)个月,对照组(14.56±3.36)个月,研究组生存期显著长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研究组1例恶心呕吐,1例乏力,2例发热,不良反应发生率为11.11%;对照组2例乏力,3例发热,不良反应发生率为13.89%。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研究组免疫功能指标与KPS评分均有明显改善,且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肝癌属于临床常见恶性肿瘤疾病,国内发病率较高,而且是肿瘤致死原因第二位。本病起病隐匿,大部分原发性肝癌在确诊时已为中晚期,无法完成手术切除,而介入栓塞治疗或放射治疗则成为目前主要的手段,但单纯实施介入或放射治疗,效果也难以保障[11]。随着研究深入,DC-CIK生物治疗成为肿瘤新型疗法,而且随着应用增多逐渐成熟起来[12-13]。为了进一步探讨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肝癌的临床价值,本院针对接诊的肝癌患者借鉴相关文献进行了研究与探索,结果显示研究组总有效率高达75.00%,对照组则为47.22%;同时,治疗后研究组患者生存期要明显比对照组更长;尽管两组均有不良反应发生,但均比较轻微,且组间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此外,研究组治疗后患者的免疫功能指标与KPS评分均有明显改善,而对照组仅KPS评分有改善,研究组各项指标均明显优于对照组。
  DC即树突状细胞,属于体内抗原递呈细胞,主要位于启动与调控及维持免疫应答的中心环节,利用负载肿瘤抗原的DC细胞作为瘤苗,可有效打破机体对肿瘤的耐受,进而激活T淋巴细胞,从而杀伤与清除肿瘤细胞[14-17]。CIK即细胞因子活化杀伤细胞,能够直接杀伤肿瘤细胞,和DC联用可更好地发挥免疫治疗效果,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可预防术后肿瘤复发[18]。此外,在研究中研究组治疗后显示血液中免疫功能指标CD3+、CD16+CD56+的T淋巴细胞有明显增多,而且CD4+/CD8+比值也有所升高,显示免疫功能相比治疗前有明显改善。这种情况主要与DC-CIK生物治疗机制相关[19]。因为DC细胞与CIK细胞共同培养后可活化两个细胞群体,明显增强IL-2与IFN-γ表达与分泌;DC细胞可分泌多种细胞因子,进而促进CIK细胞成熟,以此获取杀伤活性更强的细胞[20]。
  综上所述,肝癌患者采取DC-CIK生物治疗辅助治疗不仅疗效明显,而且安全性高,可更好地改善免疫功能指标与生活质量,并延长生存期,值得借鉴。
  参考文献
  [1]马洪波,黄涛,韩风,等.DC-CIK细胞联合手术治疗原发性肝癌的临床研究[J].重庆医科大学学报,2012,37(11):980-983.
  [2]李卿,王新利,王杨,等.DC-CIK共培养细胞联合索拉菲尼对肝癌细胞体内外的杀伤效应[J].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2010,17(1):46-50.
  [3]项颖,李启英,王莉,等.DC-CIK细胞对人肝癌HepG2细胞增殖、迁移的影响[J].重庆医学,2013,42(14):1571-1574,1577.
  [4]刘丽,钟嘉明,陈晓霞,等.肝动脉化疗栓塞术联合自体DC-CIK细胞治疗BCLCC期肝癌的随机对照研究[J].介入放射学杂志,2015,8(5):434-438.
  [5]刘黎明,张建军,周莹,等.DC-CIK联合介入、中药治疗肝癌的临床研究[J].湖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13(5):67-69.
  [6]朱珍英,竺顺斌,陈刚,等.DC-CIK 生物免疫治疗联合放疗在肝癌治疗中的临床效果[J].实用癌症杂志,2014,19(11):1436-1438.
  [7]郭伟伟,刘莉,吴德华,等.DC-CIK细胞免疫治疗联合TACE术治疗原发性肝癌[J].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4,10(5):674-678.
  [8]潘国政,张军,袁庆忠,等.TACE联合RFA序贯DC-CIK治疗小肝癌的研究进展[J].医学与哲学,2014,18(14):48-50.
  [9]梁倩影,刘先领.自体DC-CIK细胞联合替吉奥治疗中晚期肝癌的疗效[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4,10(21):6074-6076.
  [10]程小珍,彭大为,王美清,等.自体DC-CIK联合肝动脉化疗栓塞术治疗中晚期肝癌疗效观察[J].实用医学杂志,2014,19(9):1401-1404.
  [11]张丹,何剪太.DC-CIK细胞协同索拉菲尼对肝癌细胞的杀伤作用[J].细胞与分子免疫学杂志,2011,27(6):664-667.
  [12]孟娟,彭大为,王美清,等.自体DC-CIK联合肝动脉栓塞治疗中晚期原发性肝癌的疗效观察[J].浙江临床医学,2013,10(8):1146-1148.
  [13]魏宇,胡伟.DC-CIK细胞联合手术治疗高龄原发性肝癌的疗效及对患者免疫功能的影响[J].实用癌症杂志,2015,30(5):654-657.
  [14]王哲.肝动脉化疗栓塞术联合DC-CIK细胞治疗老年原发性肝癌的疗效[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3,33(24):6276-6277.
  [15]尤振宇,苏晓辉,刘洋,等.DC-CIK生物治疗联合肝动脉灌注化疗治疗肝癌的短期临床观察[J].河北医药,2013,35(11):1626-1628.
  [16]蔡立莉.伽玛刀联合DC-CIK细胞治疗对肝癌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5,11(20):20-21.
  [17]龙新安,姚飞,曾健滢,等.冷冻消融联合DC-CIK免疫疗法治疗转移性肝细胞癌回顾性分析[J].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4,18(4):600-604.
  [18]王郑.DC-CIK细胞联合手术治疗原发性肝癌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药导报,2012,9(25):62-64.
  [19]邱宝安,吴印涛,赵文超,等.不同途径输注DC-CIK联合TACE治疗进展期肝癌的临床研究[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5,19(3):58-62.

澳门葡京网站:三维适形放疗同步联合卡培他滨治疗直肠癌的问题和方式

 直肠癌在我国的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应用放射治疗联合化疗药物治疗直肠癌,可以有效减轻临床症状,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其中,放射治疗多采用三维适形放疗(3DCRT),3DCRT是目前放射治疗的主流技术,是一种利用精确的立体定位,采用适形铅模或多叶准直器和共面或非共面多野立体照射的治疗手段,被广泛地应用于全身各类肿瘤的治疗中[1]。在临床实践中发现三维适形放射治疗(3DCRT)的优越性已得到广泛证实,具有准确度高、并发症少及可重复性等优点,将3DCRT应用到肿瘤治疗中可以显著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及生存率。卡培他滨是最新的在模拟5-FU持续静脉滴注的同时避免静脉注射给药并发症的5-FU前体药物[2],作为最新一代的口服靶向性抗肿瘤药物,具有治疗效果理想、不良反应少等优点,是目前临床治疗直肠癌的首选化疗药物。本研究旨在探讨三维适形放疗同步联合卡培他滨治疗直肠癌的疗效,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0年1月~2011年1月我院治疗的晚期直肠癌患者60例,临床症状主要为腰骶部疼痛、会阴部憋胀不适及便血,均经CT、超声及病理检查确诊,肿瘤可清晰测量且无转移。预期生存时间>3个月;Kamofsky评分≥60分;所有患者均签署放化疗知情同意书。其中,男39例,女21例,年龄最小38岁,最大76岁。将入选的60例患者中应用三维适形放疗同步联合卡培他滨治疗治疗的32例设立为观察组,将28例单纯进行放疗治疗的设立为对照组,两组入选患者的性别、年龄等临床资料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
  1.2 治疗方法
  对照组患者根据适应证仅进行3DCRT治疗,3DCRT采用美国civico公司的生产的立体定期放射治疗体架和三维治疗计划系统。患者取仰卧位,双手置于额前。用螺旋CT增强扫描, 扫描层厚3 mm,CT成像后传输到TPS工作站,然后在TPS上勾画靶区,靶区主要包括肿瘤区域(GTV)、临床靶区(CTV)和计划靶区(PTV)。其中大体肿瘤区(GTV)包括原发病灶;临床靶区(CTV)在GTV的基础上外扩2.0~3.0 cm;计划靶区(PTV)在CTV的基础上向三维方向外扩1.0 cm。采用1个等中心,4~6个射野照射。95%等剂量线包绕PTV。分割剂量为每次2 Gy,每周5次,总剂量50~60 Gy,分25~30次。观察组患者同步联合化疗进行治疗,放疗第1天予卡培他滨625 mg/m2,每天2次口服,放疗期间每周一至周五与放疗同步服用。放疗结束后两组均继续行XELOX方案化疗4个周期。
  1.3 疗效判断标准[3]
  采用WHO疗效评定标准分为:完全缓解(CR)、部分缓解(PR)、无变化(NC)、病变进展(PD)。完全缓解(CR):肿瘤完全消失,至少维持4周以上,无新病灶;部分缓解(PR):肿瘤消退超过50%,至少维持4周且无新病灶出现;无变化(NC):肿瘤消退不足50%,或增大不足25%;病变进展(PD):肿瘤增大超过25%或出现新的病灶。临床总有效率(RR)=(CR+PR)/总例数×100%,疾病控制率(DCR)=(CR+PR+NC)/总例数×100%。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2.0统计学软件,计数资料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治疗后的疗效比较
  治疗4个周期后,观察组的临床总有效率为53.1%,对照组的临床总有效率为28.6%,两组疗效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的疾病控制率为90.6%,对照组的疾病控制率为67.9%,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2 两组患者随访情况比较
  所有患者均进行随访,随访至2014年8月31日。观察组复发2例,对照组复发5例,观察组的局部复发率、远处转移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3 两组患者治疗期间毒副反应比较
  观察组发生骨髓抑制共17例,主要表现为粒细胞减少,而粒细胞减少是患者并发感染、发热的最主要因素。恶心呕吐等胃肠道反应11例,神经毒性反应1例,放射性直肠炎9例,主要表现为腹痛、腹泻、便血、大便次数增多、里急后重、肛门坠胀、刺痛等。对照组发生骨髓抑制5例,胃肠道反应6例(恶心呕吐4例,腹泻2例),神经毒性反应2例,放射性直肠炎7例,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3 讨论
  直肠癌为消化道常见的一种恶性肿瘤疾病,手术、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为常用治疗方法。尽管直肠癌的最佳治疗方法首选手术治疗,但患者5年生存率仍徘徊在50%左右,且复发率高,只能进行姑息性放化疗[4]。放疗和化疗可杀灭处于不同周期的肿瘤细胞,且化疗后可使肿瘤缩小,肿瘤乏氧情况改善,对放疗有增敏作用。据报道术前放化疗可以有效治疗肿瘤,提高治疗效果,减少局部复发率。且在放疗期间联合同步化疗可以增加直肠癌细胞对放疗的敏感性,进而提高放疗疗效[5]。
  传统放疗由于剂量小,临床疗效欠佳。但假如予大剂量易发生膀胱炎、尿路损伤等并发症。三维适形放射治疗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3DCRT是综合立体定位、CT模拟定位、3D影像重建与三维立体计算机治疗计划等技术与方法,并结合适形铅模、多野立体照射技术,从而实现等剂量曲线的分布以及靶区的形状相同或相似[6]:3DCRT能有效降低周边组织的放射剂量,提高局部有效率。有研究证实,三维适形放疗可以升高肿瘤细胞凋亡指数明显,减少癌组织内微血管及癌组织血供,也可有效减少术中癌组织的扩散。另外三维适形放疗还能减少放射性肠炎的发生,增强了对骶前血管保护作用[7,8]。本研究对照组28例患者仅行3DCRT治疗,结果显示,其临床有效率达28.6%(8/28)、疾病控制率达67.9%(19/28)。
  卡培他滨是一种新型氟尿嘧啶氨甲酸酯类抗肿瘤药,口服后通过肝脏和肿瘤组织内羧酸酯酶和胞苷脱氨酶作用及胸苷磷酸化酶催化,在肿瘤细胞内转变为5-Fu而发挥选择性的靶向抗肿瘤作用[9,10]。研究表明在直肠癌等多种恶性肿瘤中,二者联用具有协助增敏的效果。2009年NCCN也推荐卡培他滨为放疗增敏剂,用于直肠癌术前同步放、化疗。其主要毒副反应为白细胞减少、消化道反应和手足综合征,但毒副反应较轻,患者均能耐受[11-13]。本研究观察组同时联合卡培他滨进行化疗,结果显示,观察组的临床总有效率为53.1%,疾病控

澳门葡京网站:老年颊部缺损应用舌瓣和颊脂垫瓣修复的疗效分析

 一般情况下, 口腔颊部因肿瘤或外伤手术会导致颊部组织缺损, 需要接受修复术以矫正口腔功能, 但不同的(植皮)修复方案对预期效果及并发症方面有着比较明显的影响。临床一般根据缺损部位、面部大小来确定针对性的修复方案, 目前常的方案有前臂皮瓣、带蒂颊脂垫瓣及舌瓣修复, 部分学者倾向于认为后两者在口腔局部修复中更具价值[1-3]。本文即选取60例老年颊部缺损患者作为观察对象, 比较分析基于颊脂垫瓣与舌瓣修复的疗效差异性,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3年4月~2015年10月在本院接受治疗的60例老年颊部组织缺损患者, 排除肝肾功能异常、耐受性差及手术禁忌证等患者。缺损原因:颊部白斑20例, 白斑恶变15例, 颊癌11例, 乳头状瘤10例, 粘液表皮样癌4例。将患者按照修复方案不同分成舌瓣组和颊脂垫瓣组, 各30例。舌瓣组男18例, 女12例;年龄62~74岁, 平均年龄(68.6±2.5)岁;缺损面积1.2 cm×2.2 cm~5.0 cm×3.2 cm;颊脂垫瓣组男17例, 女13例;年龄64~72岁, 平均年龄(66.8±3.1)岁;缺损面积1.1 cm×2.4 cm~5.2 cm×3.0 cm。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1. 2. 1 术前准备 ①基本情况及病情评估, 如患者个体情况、缺损情况、受区血管等;②检查情况, 包括血常规、肝肾功能、凝血及心电图情况。对合并糖尿病、高血压等病症患者进行术前干预, 并做好口腔准备。
  1. 2. 2 颊脂垫瓣组采用基于颊脂垫瓣修复方案。根据耐受性选取局部麻醉或全身麻醉, 切除病变后, 沿颊肌与嚼肌之间向后内方分离显露颊脂垫, 轻轻提取颊脂垫瓣前部, 边分离边将颊脂垫向缺损区牵拉, 牵拉过程中尽量将颊脂垫延长并改形, 避免损伤颊脂垫瓣蒂部以及面神经。最后将颊脂垫瓣延展覆盖于颊部缺损区域, 缝合创缘。
  1. 2. 3 舌瓣组给予舌瓣修复手术方案。取患者半侧的舌瓣, 方法是自患侧 1/3 的舌瓣前缘由前向后全层纵行剪开舌体直达根部, 将舌体分为 1/3 和 2/3 两个部分, 其中1/3 的部分肌层自中央位置水平剪开, 平展成一个扁平、椭圆形的舌瓣, 将蒂部连接在舌根部, 最后将蒂的外侧切开 1/3调整以进行不同方向的缺损修复;2/3 部分创缘缝成新舌体, 目的是维持术后舌的功能。
  1. 2. 4 术后护理 两组患者术后尽量不张口, 只进行少量的舌运动。采取鼻饲管进食流质食物。术后10 d左右拆线。
  1. 3 观察指标及疗效评定标准 分别于术后6个月及1年随访, 观察患者创口愈合、发音(咬字)清晰度情况及手术并发症情况, 以此评估预后效果。发音(咬字)清晰度测定方法[4]:让患者朗读26个英语字母, 由专业语音师进行审听, 并计算正确字数的百分比。清晰度=标准读出字数/总字数×100%。预后效果评定标准[5]:显效:颊部局部再生黏膜光滑, 色泽及血运正常, 外形及形态恢复正常, 张口度≥3 cm;有效:颊部局部再生黏膜有条索状瘢痕显现, 但不是特别明显, 色泽及血运较好, 张口度≥2 cm;无效:颊部局部再生黏膜瘢痕组织明显, 已对张口及口腔功能造成影响, 色泽及血运状态差, 张口度<2 cm。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例数×100%。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术后预后情况 颊脂垫瓣组患者术后3周左右出现上皮化和存活, 术后3个月已形成正常的口腔黏膜, 6个月后移植区与周围的正常区域趋同, 无痕迹;舌瓣组术后1周左右舌瓣转为正常红色。
  2. 2 两组并发症比较 颊脂垫瓣组出现坏死1例, 开口受限1例, 并发症发生率为6.7%, 其中坏死患者经抗生素治疗后延期愈合, 开口受限患者经后期训练后缓解。舌瓣组出现坏死1例, 舌运动障碍1例, 并发症发生率6.7%, 经抗生素、神经营养和功能训练后恢复或缓解。两组并发症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 3 两组修复效果比较 颊脂垫瓣组修复总有效率为96.7%, 与舌瓣组的93.3%,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4 两组术后1年发音清晰度比较 经测评, 颊脂垫瓣组28例达到评审标准, 通过率为93.3%;舌瓣组22例达到评审标准, 通过率为73.3%;颊脂垫瓣组发音功能改善效果优于舌瓣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4.320, P<0.05)。
  3 讨论
  大量临床研究已经表明, 游离组织皮瓣移植对老年颊部缺损具有可行性和可靠性。在显微外科技术持续进步的背景下, 皮瓣移植修复术已广泛应用于口腔颌面肿瘤术后缺损症, 有报道关于其成功率为91.5%~99.2%[6]。
  颊部修复的关键在于找到合适的修复体, 近年来颊脂垫瓣、舌瓣因其独有的优势逐渐为学者所关注, 并成为临床验证的重点之一[7]。舌瓣作为修复体的报道肇始于上世纪初, 1966年始应用于口腔修复, 至1973年研究进一步证实了舌瓣黏膜具备作为种植体的理论基础[8]。舌瓣修复颊部缺损有以下优势[9-13]:①舌瓣厚度适中, 即使截取部分也不会影响舌的正常功能;②舌组织血运好, 神经丛丰富, 修复成功率高;③舌体活动度大, 能调整成不同形状的舌瓣体, 能适应不同的缺损所需[5]。临床实践表明[14], 在严格遵循手术指征的前提下修复成功率高。本组资料显示修复成功率达到93.3%, 而并发症发生率仅有6.7%。颊脂垫是位于颊部深层组织间隙中的特殊脂肪组织, 血运丰富, 移植成活率高, 且与周围连接疏松, 容易分离。其突出优点有以下几点[15, 16]:①提取后不影响供体口腔的功能, 正常功能不受影响;②体积大, 能满足修复大缺损所需。不过手术过程中需要注意不破坏脂肪垫被膜组织以及创面消毒, 避免坏死影响覆盖区域张力。本组30例患者接受颊脂垫瓣修复, 成功率为96.7%, 并发症情况与舌瓣组相同。两组手术方案中, 修复总有效率和并发症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提示对于老年颊部缺损修复, 选择舌瓣与颊脂垫瓣作为种植体并无差异性, 都可以作为手术方案选择。本文还选取术后发音清晰度作为评价预后指标, 发现颊脂垫瓣修复患者发音清晰度要优于舌瓣组(P<0.05), 或说明取舌瓣作为种植体对舌运动功能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也可能与随访时间较短有关。  综上所述, 舌瓣与颊脂垫瓣修复老年颊部缺损总体疗效相当, 并发症少, 预后好。不过移植修复对操作要求高, 移植成活率容易受到多种因素影响, 因此修复前要对患者的病情进行全面评估, 同时严格掌握手术适应证。
  参考文献
  [1] 何海波, 李向荣, 杭东跃, 等.舌瓣和颊脂垫瓣修复老年颊部缺损疗效观察.新乡医学院学报, 2010, 27(6):586-588.
  [2] 张永宽, 王兴强, 荆欢欢.颊脂垫瓣修复后颊部缺损.实用医药杂志, 2014, 31(5):428-429.
  [3] 张森林, 曹罡, 董震, 等.四种组织瓣移植修复颊部洞穿缺损的比较研究.临床口腔医学杂志, 2011, 27(7):429-432.
  [4] 柳琴唐.颊脂垫瓣修复在颊黏膜缺损患者治疗中的临床应用.河北医药, 2013, 35(15):2338-2339.
  [5] 周志国.舌瓣及颊脂垫瓣修复在老年颊部缺损患者治疗中的临床应用研究.现代预防医学, 2012, 38(10):2644-2646.
  [6] 程继光, 王元银, 王银龙, 等. 颊脂垫瓣修复颌面部术后组织缺损及临床应用解剖. 安徽医科大学学报, 2007, 42(5):573-575.
  [7] 陶学金, 陈卫民, 李明, 等. 颊脂垫瓣修复颊组织缺损的研究.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 2001, 30(4):380-381.
  [8] 郑灏, 颜雨春. 带蒂颊脂垫瓣即刻修复口腔软组织缺损的应用研究. 安徽医药, 2009, 13(9):1085-1086.
  [9] 李湛文. 口腔内组织缺损患者颊脂垫瓣修复的疗效评价. 医学美学美容旬刊, 2015(3):572.lw54.com代写毕业论文
  [10] 叶福伟. 口腔内组织缺损患者颊脂垫瓣修复后的疗效分析30例. 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 2011, 13(30):123-124.
  [11] 林, 曹海鹏. 口腔内区域组织缺损的颊脂垫瓣修复. 微创医学, 2004, 23(3):284-285.

澳门葡京网站:艾迪联合TACE介入治疗原发性肝癌的临床研究

 [摘要]目的 探讨艾迪联合经导管肝动脉化疗栓塞方法(TACE)治疗原发性肝癌(PHC)的临床效果,为PHC患者提供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模式。方法 将2012年1月~2015年10月本院住院的71例PHC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其中36例采用艾迪联合TACE介入治疗为研究组,35例仅采用TACE介入治疗为对照组,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和不良反应等。结果 研究组有效率为77.78%,明显高于对照组的48.5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AFP等实验室指标、生存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艾迪联合TACE介入治疗PHC从疗效、AFP、不良反应等方面分析,优于单纯介入治疗,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关键词]艾迪;原发性肝癌;经导管肝动脉化疗栓塞方法介入治疗
  [中图分类号] R735.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6)09(b)-0037-03
  [Abstract]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clinic value of Aidi combined with TACE interventional therapy for primary hepatic carcinoma (PHC),in order to provide a safe and effective treatment model.Methods 71 cases with PHC hospitalized in the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2 to October 2015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Patients treated by Aidi combined with TACE interventional therapy were selected as research group (n=36) and TACE interventional therapy alone as control group (n=35).The clinic effects and adverse reactions and so on between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Results The difference had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in effect rate(research group of 77.78%,control group of 48.57%),AFP and survival rate between two groups (P<0.05).Conclusion The combined therapy of Aidi and TACE for patients with PHC is prior to alone TACE interventional therapy in effect,karnofsky performance status,AFP and adverse reactions and so on,which is worthy of popularization and application in clinic.
  [Key words]Aidi;Primary hepatic carcinoma;TACE interventional therapy
  原发性肝癌(primary hepatic carcinoma,PHC)是指肝细胞或肝内胆管细胞发生的恶性肿瘤,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由于肝癌起病隐匿,早期症状不明显,诊断困难,且病情发展快,80%以上的患者就诊时已为中晚期,丧失了手术时机。对于不能手术的中晚期肝癌患者,寻找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对于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有重要的意义[1-3]。经导管肝动脉化疗栓塞(transcatheter hepatic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TACE)是将导管选择性插入肿瘤供血靶动脉后,再注入栓塞剂闭塞靶动脉,导致肿瘤组织的局部缺血坏死,然后再应用抗肿瘤药物,起到化疗并栓塞的作用,是目前大部分失去肿瘤手术切除机会晚期患者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TACE可有效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但也存在其局限性,TACE术后不能使肿瘤病灶完全坏死,病灶残留较高,并且术后患者免疫功能受到损伤等成为TACE治疗急需解决的问题。艾迪注射液主治消化道、呼吸道等恶性肿瘤,临床上广泛应用于中晚期肿瘤治疗,以及放化疗、介入治疗的辅助治疗[4-7]。本研究从疗效、卡氏评分、实验室检测指标、不良反应等方面探讨艾迪联合TACE介入治疗PHC的模式,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2年1月~2015年10月在本院住院的71例PHC患者,所有患者均经临床确诊为PHC。其中男47例,女24例,男女比例为1.96∶1;年龄(55.6±11.91)岁。将71例患者随机分为两组,36例采用艾迪联合TACE介入治疗为研究组,35例仅采用TACE介入治疗为对照组。所有患者在接受治疗前知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2患者入选及排除标准
  1.2.1入选标准 所有患者通过肝功能、乙肝表面抗原、AFP和影像学等检查,并经病理诊断证实为PHC;所有患者的性别、年龄、肿瘤直径、卫星灶数目、分期以及肝功能分级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患者的治疗均在本院完成。
  1.2.2排除标准 合并其他恶性肿瘤患者;合并心血管系统疾病、呼吸系统疾病或其他严重基础疾病患者;基本资料不全者及失访患者。
  1.3治疗方法
  1.3.1 TACE治疗方法 对照组采用TACE治疗,选择股动脉为穿刺点,采用Seldinger技术穿刺将导管选择性插入肝动脉,行DSA造影了解肿瘤的位置、大小及数目、肿瘤血管的分布及供血情况、有无动静脉瘘等,尽可能选择插入肿瘤供血动脉靶,经导管缓慢注入栓塞剂碘化油10~40 ml/次,根据实际情况酌情加用PVA颗粒或明胶海绵颗粒。临床常用的灌注化疗药物有表阿霉素、氟尿嘧啶、丝裂霉素等,剂量根据病灶大小及患者肝功能状况确定。术后定期监测肝肾功能、AFP及CT等,4~6周重复治疗1次。 1.3.2艾迪联合TACE介入治疗方法 研究组在介入治疗的同时,给予艾迪注射液(艾迪注射液60 ml加入生理盐水250 ml)静脉滴注,并视情况予支持治疗,1次/d,连用2周为1个疗程,间歇1~2周,2个疗程后判定疗效。
  1.4观察指标
  治疗后判断肿瘤直径大小、AFP阳性例数、肝功能Child-Pugh分级变化及外周血白细胞(WBC)计数等指标。根据WHO实体瘤的疗效判定标准分为:①完全缓解(CR),肿瘤消失并持续>1个月;②部分缓解(PR),肿瘤两个最大的相互垂直直径乘积缩小 >50%,并持续>1个月;③稳定(SD),肿瘤两个最大的相互垂直直径乘积缩小≤50%,增大≤25%并持续 >1个月;④恶化(PD),肿瘤两个最大的相互垂直直径乘积增大>25%。有效率(RR)=(CR+PR)例数/总例数×100%。
  1.5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3.0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百分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观察指标的比较
  研究组<5 cm的肿瘤和肝功能Child-Pugh分级改善所占比例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此外,AFP阳性所占比例和白细胞计数所占比例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2.2两组疗效的比较
  采用CT、MRI等检查评价治疗效果,监测结果显示,研究组患者的有效率为77.78%,优于对照组的48.5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8.14,P<0.01)。
  2.3两组生存率的比较
  71例患者随访0个月~3年,至最后1次(3年)随访,存活1例,失访0例。对照组患者1、2、3年生存率为51.43%、22.86%和8.57%,中位生存时间16个月;研究组患者1、2、3年生存率为61.11%、47.22%和25.00%,中位生存时间21个月,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2.4两组不良反应的比较
  本研究纳入的71例患者均按计划完成治疗,其中发热反应43例,骨髓抑制31例,肝功能异常25例(表现为一过性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和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胃肠道反应3例(恶心、呕吐、腹疼),但两组患者治疗过程中均未出现胃出血、气胸和急性肝功能衰竭等严重的并发症,且两组并发症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PHC是一种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恶性程度高,难以治疗。一般而言,早期肝癌患者,首选手术治疗,而对失去手术机会的中晚期肝癌患者,非手术介入治疗中晚期肝癌的TACE被公认为治疗中晚期肝癌的首选方法。肝脏由于特殊的生理调节机制,肝癌供血减少时,肝动脉血液供应补偿增加,介入治疗法是将化疗药物结合有机栓塞剂选择性注射到肝动脉,使病灶区药物浓度高于全身,同时将远端肿瘤组织分支栓塞,阻断血液供应使组织坏死[8-11]。TACE介入治疗可以延长中晚期患者的生存时间,但这种方法也存在较大的局限性,如部分患者对治疗所使用的化疗药物过敏,治疗后肝脏肿瘤组织坏死有限,对正常肝组织的损伤和机体免疫力的损害等。近年来,为提高PHC的疗效,综合治疗越来越受到重视[6-7]。
  作为手术、介入等治疗的辅助方法,中药在抗肿瘤、减毒增敏、改善患者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和延长生存期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中西医结合治疗PHC已成为临床实验研究的热点。艾迪注射液是从人参、斑蝥、黄芪、刺五加等中药中,应用现代科学方法精制提取而制成的静脉注射液,具有抑制肿瘤细胞生长,促进造血,提高免疫等多方面的作用[12-14]。文献表明,艾迪联合介入治疗中晚期肝癌患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互补,提高效果[15]。本研究结果显示,联合治疗对于<5 cm的肿瘤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单纯介入组,且治疗后研究组患者肝功能有明显改善,所占比例高于对照组。此外,两组疗效和生存率比较,研究组患者有效率明显优于对照组。本研究所有患者随访0个月~5年,研究组患者1、2、3年生存率高于对照组。
  中药联合介入治疗PHC,可发挥中药作用多途径、多靶点的优势,达到控制局部症状和全身状况的目的,减轻介入治疗的不良反应,增强抗癌消瘤的作用,提高机体免疫力,防止肿瘤复发及转移,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Weinmann A,Koch S,Niederle IM,et al.Trends in epidemiology,treatment,and survival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patients between 1998 and 2009:an analysis of 1066 cases of a German HCC registry[J].J Clin Gastroenterol,2014,48(3):279-289.
  [2]Colagrande S,Regini F,Taliani G G,et al.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nd sorafenib:diagnosis,indications,clinical and radiological follow-up[J].World J Hepatol,2015,7(8):1041-1053.
  [3]Kolligs FT,Bilbao JI,Jakobs T,et al.Pilot randomized trial of 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 vs. chemoembolization in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J].Liver Int,2015, 35(6):1715-1721.

澳门葡京网站:早期乳腺癌术中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与常规乳腺癌改

  【摘要】 目的 比较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与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临床疗效。方法 88例接受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患者作为A组, 88例接受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患者作为B组。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结果 A组和B组患者的手术时间、淋巴结清扫数量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随访1年, 两组均未出现死亡、复发患者, A组患者术后上臂内侧感觉异常的发生率为7.95%, 明显低于B组的27.27%,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治疗乳腺癌的短期效果与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相似, 但是对于肋间臂神经的影响小, 可减少术后感觉障碍的发生, 对于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价值较高。
  【关键词】 保留;肋间臂神经;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临床疗效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6.19.076
  乳腺癌是临床中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 具有较高的死亡率, 随着社会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 乳腺癌的发病率呈现逐渐上升的趋势, 探讨有效的治疗方法对于保障女性健康具有重要意义[1]。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治疗方法, 其中腋窝淋巴结清扫直接影响到患者的预后。很多学者在进行淋巴结清扫的过程中忽视了对于肋间臂神经的保护, 导致患者术后出现感觉异常、疼痛和麻木症状, 对其生活质量的影响较大[2]。本文通过分组研究探讨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与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临床疗效进行探讨,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随机选择本院2012年1月~2014年12月接受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88例患者(A组)与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88例患者(B组)为研究对象。A组患者年龄39~66岁, 平均年龄(47.2±7.3)岁;其中肿瘤在外上象限35例、内上象限12例、外下象限22例、内下象限19例。B组患者年龄42~67岁, 平均年龄(48.8±7.9)岁;其中肿瘤在外上象限32例、内上象限15例、外下象限21例、内下象限20例。两组患者年龄、肿瘤位置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B组患者行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A组患者行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进行治疗, 在清扫腋窝淋巴脂肪的时候, 在胸小肌外缘后方及第二肋间隙交界处有直径为1~2 mm的神经穿出, 与胸长神经垂直, 沿着这一条神经的走向由内向外的分离, 直到上臂的位置进行保护, 继续对淋巴结与脂肪组织进行清除。清除过程中如果神经周边出现肿大的淋巴结相连, 则将淋巴结清除、必要的情况下放弃保留该神经[3, 4]。
  1. 3 观察指标 对两组患者手术时间、淋巴结清扫数量等手术指标进行对比;随访1年, 对两组患者的复发率、死亡率以及肋间感觉异常发生率进行对比。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统计学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者手术结果比较 A组患者的平均手术时间为(106.3±36.4)min, B组患者为(100.8±41.4)min;A组患者的淋巴结清扫数量为(14.8±4.1)枚, B组患者为(15.3±4.5)枚, 两组手术时间、淋巴结清扫数量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 2 两组患者随访结果比较 A组和B组患者在随访1年内均未出现死亡或者复发的患者;A组中有7例患者出现上臂内侧感觉功能异常, 发生率为7.95%;B组中有24例患者出现上臂内侧感觉功能异常, 发生率为27.27%。两组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国外学者在很早前就已经提出乳腺癌淋巴结清扫过程中对肋间臂神经予以保护的观点, 随着医学水平的提高, 国内学者也逐渐认识到这一点, 手术人员充分掌握神经解剖学知识, 在手术过程中认真、仔细操作能够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5, 6]。乳腺癌改良根治手术保留肋间臂神经的方法和保留胸长神经以及胸背神经的方法基本相同, 因此基本上不会导致手术难度的增加。本文中, A组采用常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治疗, B组采用保留肋间臂神经的方法治疗, 最终两组手术时间、淋巴结清扫数量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保留肋间臂神经的方法不会造成手术难度或时间的增加。此外, 两种手术方式得到的淋巴结清扫数量也基本相同, 提示保留肋间臂神经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对治疗效果的影响小, 两组患者在随访过程中均没有出现死亡或复发的病例, 表明这一方法的治疗效果与常规的乳腺癌改良根治术的差异小。但是, A组患者术后上臂内侧感觉异常的发生率为7.95%, 明显低于B组的27.27%,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示A组手术方式能够减少对肋间臂神经的损伤, 从而减少术后不适症状的发生, 对于改善患者生活与生存质量具有很高的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 朱剑.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保留胸前神经及肋前臂神经的近期治疗效果的对照研究.中国医学创新, 2011, 8(7):57-59.
  [2] 谭宇彦, 周恩相, 何东来, 等.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中保留肋间臂神经的手术方法及临床意义.中国现代手术学杂志, 2010, 14(1):33-35.
  [3] 甫拉提·吾瓦力汗, 李涌涛, 欧江华, 等.临床腋淋巴结阳性乳腺癌患者行全腋窝淋巴结清扫的应用探讨.中国癌症杂志, 2011, 21(9):713-716.
  [4] 王战红, 李力鹏, 李小军, 等.乳腺癌腋窝清扫术中保留肋间臂神经 50例分析.陕西医学杂志, 2012, 41(4):428-429.
  [5] 熊秋云, 杜哲明, 吴晓波, 等.乳腺癌腋清扫术不同解剖途径对保留肋间臂神经成功率的影响.中国现代医学杂志, 2011, 21(4):487-490.
  [6] 徐景伟, 王振宇, 王琢, 等.小切口皮内缝合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与常规切口改良根治术的比较.中国妇幼保健, 2011, 26(26):4131-4133.

澳门葡京网站:持续性非腹膜透析患者腹膜转运类型对患者营养状况的发展综述

 中图分类号 R459.5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4)25-0032-02
  持续性非卧床腹膜透析(CAPD)是一种简单,易于操作,安全,经济,直接可在家中进行透析的终末期肾病的替代治疗方法。目前,其被广泛应用于心功能不全、无法耐受血液透析、无法建立血管通路及无条件行血液透析的慢性肾衰竭患者的治疗中[1]。研究显示,慢性肾衰竭患者规律腹膜透析治疗,机体的营养状态可发生较大程度的改变,其中,约24.5%以上的CAPD患者存在轻中度营养不良,而重度营养不良可达10%。机体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状态,可引起感染、心血管疾病等多种并发症,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增加医疗费用,导致患者病死率增加。本研究分析了CAPD患者的不同腹膜转运类型与机体营养状况的关系,旨在探讨CAPD对患者营养状况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2年1月-2013年6月于笔者所在医院肾内科进行腹膜透析患者102例,其中男60例,女42例,年龄18~74岁,平均(53.3±11.7)岁,腹膜透析6~37个月,平均(19.5±13.8)个月。原发病:慢性肾小球肾炎42例,糖尿病肾病33例,高血压肾损害15例,其他12例。所有患者年龄均≥18岁,规律并稳定进行CAPD治疗6个月以上,且腹膜透析液与血中肌酐比值(D/Pcr)在0.5~0.8内。应排除以下情况:(1)近2个月有腹膜炎等严重感染者;(2)伴有严重心、肺、肝脏等器官功能不全者;(3)近1个月内曾运用激素治疗者或补充蛋白质饮食者;(4)肿瘤、创伤及手术等患者。根据D/Pcr值分为LA组(低平均转运组58例)和HA组(高平均转运组44例),两组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详见表1。
  1.2 方法
  1.2.1 腹膜透析 所有患者均采用美国百特公司的O型双连接系统,乳酸盐腹膜透析液2000 ml/袋,采用常规浓度1.5%透析液进行,若存在水肿,间隔使用2.5%或4.25%透析液,每日透析4次,共8000 ml。
  1.2.2 腹膜平衡试验 按照2010年版《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进行标准腹膜平衡试验(PET)确定患者的腹膜转运类型。根据D/P值分为:低转运(L,D/P≤0.5),低平均转运(LA,0.50.8)。
  1.2.3 营养状态评估 (1)检测各患者的血清白蛋白(ALB)、前白蛋白(PA)、转铁蛋白(TF)、血红蛋白(HGB);(2)对所有患者进行主观综合性营养评估量表评分(SGA):1~2分为重度营养不良,3~5分为轻中度营养不良,6~7分为营养良好。(3)瘦体质量(LBM):Keshaviah公式计算;(4)标准化总氮出现率相当蛋白(nPNA):Bergstrom公式计算。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3.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字2检验,相关分析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机体营养状况的评估
  HA组患者的ALB、PA、TF、HGB、SGA、LBM均显著低于LA组,两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但两组的nPNA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2。
  2.2 腹膜转运类型与患者机体营养状况相关关系
  经Pearson相关分析,D/P与ALB、TF、HGB和SGA均呈显著负相关(P<0.05),但与PA、LBM、nPNA无相关关系。详见表3。
  表3 腹膜转运类型与患者机体营养状况相关关系
  指标r值P值
  ALB-0.651<0.01
  PA-0.326>0.05
  TF-0.527<0.01
  HGB-0.439<0.05
  SGA-0.462<0.05
  LBM-0.285>0.05
  nPNA-0.073>0.05
  3 讨论
  CAPD是终末期肾脏病患者最常用的肾脏替代疗法[3-4]。其主要通过腹膜作为透析膜并不断更新透析液而将体内过多的水分和毒素清除,具有孔径较大,滤过率强的特点[5-6]。通过PET进行评估,可将腹膜转运功能分为高转运、高平均转运和低转运、低平均转运四种类型。以往学者认为,高转运状态时溶质清除率高,透析较为充分,使腹膜透析患者体内代谢废物的清除更为彻底,可迅速缓解尿毒症症状,改善患者食欲,有利于增加蛋白质及氨基酸等营养物质的摄入,对患者的营养状况的改善有益。但近年来,研究结果显示,高转运状态虽然可使患者肌酐、尿素氮等小分子毒素的清除率增加,但同时排出的蛋白质和氨基酸等营养物质也相应增加,患者营养不良的发生率也明显增加,且相应的操作风险、技术失败率和死亡相关风险亦显著升高[7-8]。因此,多数学者认为腹膜为高转运患者不宜进行CAPD。低转运发生率较低,截止到研究结束,均未收集到低转运病例,因此,本研究主要研究了D/Pcr值在0.65~0.80和0.5~0.65的两种状态患者行CAPD后的营养状态,旨在探讨腹膜转运类型与营养状况的相关性。
  本研究结果发现,HA组患者的ALB、PA、TF、HGB、SGA、LBM均显著低于LA组,两组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但两组的nPNA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经Pearson相关分析,D/P与ALB、TF、HGB和SGA均呈显著负相关(P<0.05),说明腹膜转移类型与患者营养状态具有显著的相关性,HA患者虽具有较高的转运状态,但无法切实改善患者的营养状况,甚至可能增加了患者营养不良的状态。笔者认为,其可能与以下几个因素有关:(1)由于HA溶质清除率高,使大量的蛋白质和氨基酸等营养物质经透析液排除,使患者营养状况进一步下降;(2)HA清除水分能力差,往往使水钠潴留,水平衡发生紊乱,血容量增加,导致左心室肥厚、高血压、胃肠淤血、全身水肿等情况发生,使患者感到头晕、乏力、胃肠胀气、食欲减退等症状,患者进食减少,进一步加重营养不良;(3)高转运状态下,透析液中葡萄糖可被腹膜快速吸收,导致超滤下降,容量负荷增大,此时患者食欲受到抑制,进一步导致营养物质摄入减少。高转运时机体可出现高炎症反应,损伤残余肾功能,而炎症反应可使腹膜通透性增加,增加了营养物质的丢失,加重了营养不良状态。因此单纯追求腹膜高转运并不能改善患者的营养状态,甚至可使营养状态恶化。
  笔者体会,应严格进行PET评估,掌握CAPD的适应证,根据患者具体腹膜转运特点,选择最为适宜的个性化腹膜透析方案,并在腹膜透析过程中观察患者营养状况,做到既清除毒素又兼顾患者营养状态。而日常生活中,需对患者进行饮食指导

澳门葡京网站:胃癌p16基因启动子区甲基化状态的研究

  【摘要】 目的 检测胃癌组织中p16基因启动子区域甲基化状态, 并分析其在胃癌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作用。方法 应用甲基化特异性PCR技术对42例胃癌组织(胃癌组)、42例癌前病变组织(癌前病变组)、60例正常对照胃黏膜组织(健康对照组)中p16基因启动子区域甲基化状态进行检测, 结合临床病理资料, 分析其在胃癌发生、进展中可能发挥的作用。结果 42例胃癌组织中p16基因启动子区域甲基化阳性率为52.4%, 癌前病变组织中为11.9%, 正常组织中为1.7%, 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低分化型胃癌组织中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明显高于高分化与中分化型胃癌组织, 有淋巴结转移的胃癌组织中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明显高于无淋巴结转移组。结论 p16基因甲基化在胃癌发生的促进和进展阶段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对早期胃癌诊断具有潜在的临床应用价值。
  【关键词】 胃癌;p16基因;甲基化
  DNA甲基化是目前研究最为深入一种表观遗传学形式[1]。本研究采用甲基化特异性聚合酶链反应(MSP)研究胃癌及癌前病变中p16基因启动子区甲基化状况, 旨在了解胃癌中p16基因启动子区域甲基化与胃癌临床病理指标之间的关系, 以认识p16基因甲基化与胃癌发生、发展的关系。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4年10月~2015年7月收治的42例胃癌组织标本作为胃癌组, 其中男27例, 女15例;高/中分化25例, 低分化17例;有淋巴结转移者20例, 无淋巴结转移者22例。所有患者均经病理确诊, 且组织标本前未进行任何抗肿瘤治疗。选取本院同期收治的42例癌前病变胃镜活检标本作为癌前病变组, 包括慢性萎缩性胃炎伴中-重度肠上皮化生18例, 慢性萎缩性胃炎伴中-重不典型增生14例, 中-重肠上皮化生合并中-重不典型增生10例。男27例, 女15例。另取60例胃镜检查的健康人或慢性浅表性胃炎患者作为健康对照组, 排除妊娠、外伤、慢性病毒性肝炎及风湿免疫性疾病。男28例, 女32例。
  1. 2 标本采集及DNA提取 标本取下后, 置入做好标记的冻存管中, 立即投入液氮。保存于-80℃冰箱, 以备后用。样本DNA提取:采用TIANamp Macro DNA Kit(天根)试剂盒, 严格按照说明书操作步骤进行。应用EZ DNA Methylation-Gold KitTM对所得血浆循环DNA样本及人甲基化基因组DNA标准品(天恩泽)进行亚硫酸氢盐修饰。
  1. 3 甲基化特异性PCR p16基因甲基化(M)和非甲基化(U)序列的特异性引物由上海生工公司合成。琼脂糖凝胶电泳判定PCR产物。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处理数据。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MSP产物判定 甲基化引物扩增出目的条带(无论非甲基化引物能否扩增出目的条带)作为阳性结果;非甲基化引物扩增出目的条带且甲基化引物未扩增出目的条带作为阴性结果。
  2. 2 胃癌组与癌前病变组、健康对照组p16基因甲基化状态比较 胃癌组42例标本中, 22例为甲基化, 阳性率为52.38%;癌前病变组42例标本中, 5例为甲基化, 阳性率为11.90%;对照组60例标本中, 1例为甲基化, 阳性率为1.67%, 组间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42.91, P<0.001), 由正常、癌前病变到胃癌的转化过程中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呈逐步增加的趋势。
  2. 3 胃癌组不同临床病理特征与p16基因甲基化状态的关系 不同年龄、性别组间的胃癌组织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低分化型胃癌组织中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82.4%(14/17)明显高于高分化与中分化型胃癌组织32.0%(8/25), 有淋巴结转移的胃癌组织中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80.0% (16/20)明显高于无转移组37.5%(6/16)。
  3 讨论
  DNA甲基化是指在DNA双螺旋中, DNA甲基转移酶催化下, S-腺苷甲硫氨酸中的活性甲基转移到特定碱基的过程, 其在肿瘤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p16基因的功能产物, p16基因的失活存在于大多数肿瘤中, 失活机制包括基因的缺失和启动子区域高甲基化[2]。本研究发现, 在由正常、癌前病变到胃癌的转化过程中p16基因甲基化阳性率呈逐步增加的趋势, 提示p16基因启动子区域CpG岛甲基化可能是发生于胃癌早期的分子事件之一。低分化组、区域淋巴结转移阳性组p16基因甲基化率显著高于高/中分化组、区域淋巴结转移阴性组, 提示p16基因甲基化在胃癌发生的促进和进展阶段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肿瘤相关基因的甲基化状态异常可能在肿瘤发生的启动、促进和进展阶段均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CpG岛高甲基化异常在肿瘤预防和治疗中均有重要的应用价值[3]。DNA甲基化在肿瘤诊断、化疗敏感性和预后评价等方面的应用价值已得到重视。发生DNA甲基化的肿瘤比DNA序列突变肿瘤, 遗传性损伤容易纠正, 经去甲基化治疗特异性地纠正过来, 继而恢复其表达状态, 已被认为是极有发展前景的肿瘤治疗的新手段[4-6]。
  参考文献
  [1]刘文天, 焦焕利, 杨玉龙, 等. p16基因高甲基化在胃癌发展中的作用.世界华人消化 [本文由WWw.lw54.com提供,第 一论 文网进行论文代写和论文发表服务,欢迎光lw54.com联系方式QQ 712086966]杂志, 2007, 15(26):2839-2843.
  [2]Morris MR, Ricketts CD, Abdulrahman M,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candidate tumour suppressor genes frequently methylated in renal cell carcinoma. Oncogene, 2010, 29(14):2104-2117.
  [3]Peng D, Zhang H, Sun 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16 gene promoter methylation and gastric cancer: a meta-analysis based on Chinese patients. J Cancer Res Ther, 2014, 10 Suppl(8):292-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