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葡京网站:改良DCF方案与XELOX方案对晚期胃癌的临床效果观察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目的 探讨改良DCF方案与XELOX方案对晚期胃癌的临床效果及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3年1月~2014年12月我院收治的初诊晚期胃癌患者,筛选出一线化疗使用改良DCF方案(DCF组)和XELOX方案(XELOX组),共57例,其中DCF组34例,XELOX组23例。化疗2个周期,收集患者的各项临床资料,按照RECIST 1.1标准评价疗效,按NCICTC 3.0版评价毒副反应及按EORTC开发的QLQ-BR 53量表对患者生活质量进行调查研究并随访生存情况。结果 两组化疗后血清肿瘤标记物CEA、CA19-9、CA72-4的浓度值较化疗前均有所下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改良DCF方案与XELOX方案的有效率(RR)分别为35.3%和34.8%,疾病控制率(DCR)分别为76.5%和73.9%,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8.6个月和8.5个月,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化疗药物主要毒副反应包括骨髓抑制、消化道反应、神经毒性和手足综合征,DCF组Ⅲ~Ⅳ级骨髓抑制及胃肠道反应高于XELOX组,XELOX组Ⅲ~Ⅳ级神经毒性和手足综合征高于DCF组(P<0.05);XELOX方案在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方面优于DCF方案(P<0.05)。结论 改良DCF方案与XELOX方案一线治疗晚期胃癌的疗效相近,毒副反应可耐受,但在生活质量方面,XELOX方案优于DCF方案,临床上可根据患者年龄、体力状况及其他因素个体化选择化疗方案。
  [关键词]晚期胃癌;改良DCF方案; XELOX方案;临床效果;毒副反应
  [中图分类号] R735.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6)09(a)-0103-05
  最新数据显示,胃癌是消化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同时也是全球发病率最高的癌症之一,致死率居各类肿瘤的第三位[1]。据国内外报道胃癌淋巴结转移率为50%~75%,多数患者就诊时肿瘤已处于Ⅲ、Ⅳ期[2,3]。我国则是胃癌的高发区,年患病率和死亡率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多。由于大多数患者已无手术指征,因此进展期胃癌的化疗在整个胃癌的治疗过程中占重要的地位。但目前对于晚期胃癌患者,如何选择一线化疗方案还没有统一的共识。本文回顾性分析我科选择改良DCF方案与XELOX方案作为一线治疗晚期胃癌的有效性、安全性及改善生活质量情况。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3年1月~2014年12月我院收治的初诊晚期胃癌患者,共57例。其中男性42例(73.7%),女性15例(26.3%),中位年龄66岁(55~75岁)。肝转移21例(36.8%),肺转移11例(19.3%),腹腔转移16例(28.1%)。纳入标准:①均经胃镜病理及影像学检查确诊为Ⅲ或Ⅳ期胃癌;②明确无手术治疗指征;③全部患者均有可测量转移灶;④KPS评分均需>80分;⑤骨髓造血功能正常;⑥检测肝、肾功能处于正常水平;⑦既往无恶性肿瘤病史,本次治疗前未接受任何抗肿瘤治疗;⑧生存期均≥3个月;⑨均签署化疗知情同意书。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DCF方案:多西紫杉醇(TXT)60 mg/m2,静脉滴注,d1;顺铂(DDP)15 mg/m2,d1~d5;氟尿嘧啶(5-FU)375 mg/m2,静脉滴注,d1~d5。每21天为1个周期。为预防TXT引起的过敏反应,给药前12 h口服地塞米松4.5 mg,30 min静脉推注地塞米松10 mg。
  XELOX方案:奥沙利铂(L-OHP)130 mg/m2,静脉滴注,d1:卡培他滨(CAP)1250 mg/m2,分2次口服,d1~d14。每21天为1个周期。每个治疗方案期间均给予5-HT3受体拮抗剂、胃复安及地塞米松预防消化道反应,治疗2个周期后评价疗效。
  1.3疗效、不良反应与生活质量评价
  根据螺旋CT等影像学检查病灶变化,每2个周期后评价化疗疗效。按照RECIST 1.1标准评价近期疗效[4],分为完全缓解(CR)、部分缓解(PR)、稳定(SD)和进展(PD),有效率(RR)=CR+PR,疾病控制率(DCR)=CR+PR+SD。根据毒副反应评价标准NCICTC 3.0版,分为0~Ⅳ级[5]。生活质量评分根据选用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European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of Cancer,EORTC)开发的QLQ-BR 53中所有癌症生存质量的共性模块QLQ-C30量表进行研究[6],共15个领域组成的问卷,包括5个功能子量表:躯体功能(PF)、角色功能(RF)、情绪功能(EF)、认知功能(CF)、社会功能(SF);1个整体生存(QL)子量表;3个症状子量表:疲乏(FA)、疼痛(PA)、恶心呕吐(NV);6个单项测量项目:呼吸困难(DY)、睡眠障碍(SL)、食欲丧失(AP)、便秘(CO)、腹泻(DI)、经济困难(FI)。其中Q 29、Q 30分7个等级,计分1~7分;其余的项目分4个等级,计分l~4分。随访截止时间为2016年3月。无进展生存期(PFS)为化疗开始至疾病进展或患者死亡的时间。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验;总生存分布采用Kaplan-Meier乘积极限法估算,选取Log-rank法进行单因素显著性检验,生存时间以中位数表示,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化疗前后肿瘤标记物CEA、CA19-9、CA72-4浓度平均差值的比较
  两组化疗前后肿瘤标志物浓度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化疗两周后肿瘤标志物浓度均降低,DCF组较XELOX组降低较为明显,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2)。 2.2两组疗效评价的比较
  2.2.1近期疗效 化疗2周期后,DCF组RR为35.3%,DCR为76.5%,包括CR 3例,PR 9例,SD 14例,PD 8例;XELOX组RR为34.8%,DCR为73.9%,包括CR 2例,PR 6例,SD 9例,PD 4例。DCF组RR、DCR均高于XELOX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2.2 远期疗效 远期疗效以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评定,为治疗开始至病变进展或患者死亡的时间。DCF组中位PFS为8.6个月,XELOX组中位PFS为8.5个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且进行Log-rank法化疗单因素显著性检验,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图1、表3)。
  2.3 两组患者药品不良反应的比较
  两组患者主要毒副反应包括骨髓抑制、消化道反应、神经毒性和手足综合征等,多数以Ⅰ~Ⅱ级为主,少数为Ⅲ~Ⅳ级。其中DCF组Ⅲ~Ⅳ级骨髓抑制及胃肠道反应高于XELOX组;而XELOX组Ⅲ~Ⅳ级神经毒性和手足综合征高于DCF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4)。上述毒副反应经对症支持治疗后缓解或恢复正常。
  2.4两组生活质量评估的比较
  通过EORTC开发的QLQ-BR 53中核心模块QLQ-C30量表对患者化疗后生活质量进行评估,结果显示:化疗前两组评分结果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化疗后生活质量较化疗前有所提高;评估结果与化疗药物不良反应有一定关联且具有一致性,如XELOX组躯体功能评分明显高于DCF组,在恶心呕吐方面评分则DCF组明显高于XELOX组;DCF方案组较XELOX方案组评分高,即XELOX方案在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方面优于DCF方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5)。
  3 讨论
  胃癌是消化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同时也是全球发病率最高的癌症之一。对于胃癌的治疗首选手术切除,但由于外科手术适用于早中期胃癌患者,对于晚期患者,手术不再为首选方案,化疗成为晚期胃癌治疗的标准[7,8]。面对目前临床对晚期胃癌化疗缺乏金标准,本研究以本科室临床工作为基础,比较DCF方案与XELOX方案在晚期胃癌患者中应用的价值,观察疗效、毒副反应、生存期及在改善生活质量方面,哪些患者能在治疗中获益。
  DCF方案被美国NCCN指南列为Ⅰ类推荐。在2006年一项随机多中心Ⅲ期临床研究(V325)报道,DCF方案组较CF方案组的肿瘤进展时间、中位总生存期明显延长,两年生存率明显提高[6],因此,2006年美国FDA批准了DCF方案作为晚期胃癌的一线治疗。后续该方案在国内外广泛应用于临床[10-12],并取得了显著效果。但早在2005年,Ajani等[13]多中心随机研究了DCF方案结果表明,该方案骨髓抑制较重,因DCF方案不良反应多,很难普及。2016年,Wang等[14]通过多中心研究,并报道了DCF方案不良反应大,并限制了在老年患者中的使用。针对不良反应大,将DCF方案中顺铂更改为奥沙利铂形成新的改良DCF方案(mDCF),Chi等[15-17]研究mDCF方案发现,含奥沙利铂的方案疗效不亚于含顺铂的方案,且Ⅲ、Ⅳ级毒副反应低。上述研究说明,DCF方案疗效得到临床肯定,但由于不良反应大,对其有一定的限制。
  XELOX方案也是晚期胃癌治疗的标准方案,国内外研究报道该方案疗效显著,耐受良好[18-20]。该方案中卡培他滨(CAP)常常出现Ⅲ~Ⅳ级的手足综合征、肝功能损害等毒副反应。为了提高患者的疗效与耐受性,也衍生了改良的XELOX方案[21]。多项研究显示[22,23]:在疗效和生存期方面,两方案比较没有统计学意义,均可用于晚期胃癌患者。
  本研究结果显示,改良DCF方案与XELOX方案在有效率、疾病控制率、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使用比较无明显差别,与其他研究相似[22,23]。两组患者主要毒副反应包括骨髓抑制、消化道反应、神经毒性和手足综合征等,多数以Ⅰ~Ⅱ级为主,少数为Ⅲ-Ⅳ级,其中DCF组Ⅲ~Ⅳ级骨髓抑制及胃肠道反应高于XELOX组;而XELOX组Ⅲ~Ⅳ级神经毒性和手足综合征高于DCF组,其余均无明显统计学意义。本研究还将患者肿瘤指标及生活质量作为研究内容,两种化疗方案均可使肿瘤标志物下降,改良DCF组较XELOX组降低较为明显,但无统计学意义;多数研究未将患者生活质量改善纳入化疗方案评估对比之内[9,16,21-24],患者生活质量评估在化疗2周期后进行,通过EORTC开发的QLQ-BR53中所有癌症生存质量的共性模块QQLQ-C30量表进行。结果显示,生活质量评分化疗药物不良反应有一定关联且具有一致性,如XELOX组躯体功能评分明显高于DCF组,在恶心呕吐方面评分则DCF组明显高于XELOX组;总体讲,DCF方案组较XELOX方案组评分高,即XELOX方案在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方面优于DCF方案。
  综上所述,两种方案在晚期胃癌治疗上均可,应根据患者具体情况进行选择。在晚期胃癌中,老年人的发病率占大多数并不断增加[25],故在化疗方案的选择中,疗效不再是唯一硬性指标,应将耐受性、化疗不良反应以及化疗后生活质量考虑进来而达到个体化化疗标准。由于本研究为回顾性研究,无法避免组间混杂因素以及其他偏倚因素,且样本量小,实验结果不能代表所有晚期胃癌患者,因此,本研究结论还需要前瞻性、大规模的临床研究予以进一步的证实。
  [参考文献]
  [1]Ferlay J,Soerjomatam I,Dikshit R,et al.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sources,methods and major patterns in GLOBOCAN 2012[J].Int J Cancer,2015,136(5):E359-38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20161109/6469652.html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